海峡品牌杂志社特约撰稿人张莎
2020年11月6日,全国首家受理生态环境资源民商事纠纷的生态仲裁院在南平成立,交出了新时代仲裁体制机制创新的“南平答卷”。
近年来,南平市委、市政府坚持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深化改革、推动发展,积极探索运用仲裁手段化解矛盾,解决纠纷,走出了一条适应新时代、契合新变革、肩负新使命、服务新发展的司法体制机制创新的路子。而如今,南平生态仲裁院成立后,仲裁将成为“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的司法利器,为“美丽中国”画卷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四不”仲裁委 仲裁优势明显
仲裁又称公断,是指争议双方在争议发生前或争议发生后达成协议,自愿将争议交给第三者做出裁决,双方有义务执行的一种解决争议的方法,其作为一种重要的法律手段,是我国民主法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解决我国民商事纠纷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2013年,南平仲裁委成立之初,市委市政府就从优化营商环境,保障市场经济健康发展的高度,将仲裁纳入法治南平整体格局中来谋划、来推进。南平仲裁委勇于“先行先试”,避开我国现有仲裁机构普遍存在的“依附政府主导”“隶属行政部门”等缺陷,明确提出“四不”。
“不给行政事业编制,不安排领导职数,不拨付经费、不提供工作场所。”南平仲裁委员会主任、南平生态仲裁院首任院长龚选民表示,“四不”打破体制机制的束缚,也使得南平仲裁委成为全国首家实现去行政化仲裁委,做到了“自筹资金、自建队伍、自我管理、自负盈亏。”
由于体制合理、机制灵便,南平仲裁委“四不”做法,在法治实践中显现出明显优势。“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是科学技术性都非常强的新型纠纷,需要具有一定专业水平和能力的专家担任仲裁员对当事人之间的纠纷进行解决,这也是仲裁公正性的重要保障。‘四不’机制,可以吸引到更多具有环境法知识背景的仲裁员,在专业性来说是其他仲裁机构无可比拟的。”龚选民介绍道。
正是有了“四不”机制,使得南平仲裁委专业程度更强、服务领域更宽、执行能力更快。福建省司法厅办公室一级调研员沈海生告诉记者,南平仲裁委仅仲裁员一项,目前在册就有338名,其中吸纳省外仲裁员近49%,来自全国各地大学教授占比10%,这是其他仲裁机构望其项背的。近年来,南平仲裁委服务领域不断拓宽,仅2020年1至7月,受理案件7338件,比去年同期增长7210件,同比增长563.29%。
 
 
涉及生态环境纠纷亟需多元化解
目前解决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纠纷的方式主要有磋商、调解、仲裁和诉讼等多种形式,但普遍运用的磋商和诉讼两种途径,生态纠纷解决结构过于单薄,难以从时效性、保密性和执行力等方面为纠纷主体提供充分的选择空间。
随着经济社会高速发展,生态环境资源纠纷、环境污染侵权损害纠纷等案件频发。但涉及生态环境纠纷的案件具有复杂性特征,为生态司法带来了一定的难度。中国环境资源司法研究中心研究员、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审判委员会委员、高级法官祝昌霖告诉记者,全国司法体制改革后,法院“案多人少”的局面全国上下普遍存在。一些涉及生态环境纠纷的小纠纷、小矛盾,如果双方有意愿,完全可以通过申请仲裁,为人民法院分流一部分案件,也为老百姓少跑路、早解决纠纷提供机制和平台。
当事人的自愿性是仲裁最为突出的特点,仲裁以双方当事人的自愿为前提,所以仲裁是最能充分体现当事人意愿的争议解决方式。
从实践情况来看,当前的纠纷解决机制还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亟需更多元化解方式。生态环境纠纷当事人不会提、不善提诉求的情形时有存在。正因如此,许多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纠纷得不到及时、恰当的处理。福建省侨联法顾委副主任、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范仁善告诉记者,有必要丰富纠纷解决方式,对纠纷解决机制进行结构性完善。创新性设立生态仲裁院,是重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纠纷解决机制、推动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机制落地的重大举措,也是强化生态文明建设法治体系的重要一环。
 
 
南平生态仲裁院成立水到渠成
“南平生态仲裁院已经到了可以成立的时间节点,用百姓的语言来说,就是‘瓜熟蒂落’。” 祝昌霖告诉记者。
作为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重要孕育地,南平始终把率先践行“两山”理论作为最重要的使命和责任,既要走特色鲜明的绿色发展之路,又要正确处理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
在“青山变金山”的过程中,群众呼唤涉及生态环境纠纷更多元的解决方式。“南平生态仲裁院”首次将仲裁运用在生态领域,主要受理涉及大气、水、土壤等生态环境污染纠纷案件。为此,在生态资源禀赋的南平,由南平仲裁委呼应群众环境资源司法关切,成立全国首家受理生态环境资源纠纷的生态仲裁院已是水到渠成。
祝昌霖认为,南平具有开创生态环境保护先河的司法范例。新环保法实施后受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就在南平立案并受理,在这起环境公益诉讼中,几个实践难题都在该案中得到了妥善处理,并对我国的环境公益诉讼具有重要的借鉴和参考作用,南平具备的这类司法解决生态类案件的基础和经验,也为生态仲裁院成立提供司法范本。
“南平成立生态仲裁院,符合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的‘筑牢生态安全屏障’新要求,将为解决生态争端添加一把法律利器。”在南平生态仲裁院成立大会暨生态仲裁法学研讨会上,福建省侨联法顾委主任、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方忠炳这样表示。
 
 
践行“两山”理论的法治探索与实践
“我原先在法院工作,现在侨联法顾委工作,都有接触涉及生态的案件,尽管我们一再创新工作方式,提高工作效率,不得不承认,在减少当事人时间成本上,仲裁比我们做得更好。”方炳忠坦言,仲裁机制回应了人民群众对环境资源司法新期待,相对于调解和诉讼,具有成本更低、效率更高的独特优势,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有力的化解各类纠纷仲裁保障。
 
 
仲裁具有一裁终局制,一经仲裁庭做出仲裁裁决即发生法律效力,无需多审级收费,也没有地域管辖,当事人之间的生态环境纠纷能够就近、迅速得以解决,使得仲裁所需要的费用相对减少。成立生态仲裁院,对于促进和保障生态环境资源法律的全面正确施行,实现多元解决生态纠纷,切实维护人民群众生态环境权益意义重大。
龚选民举例道,在生态纠纷尤其是涉及地质矿产资源保护、开发有关权属争议纠纷民事案件中,当行政部门成为涉诉人时,另一方会担忧公权力的天平发生倾斜。而介乎于公权力与民间的仲裁恰可以充分发挥其低成本、高效率、化解快、促和谐、保稳定等优势,解决此类问题。
“成立全国首家生态仲裁院,是对生态纠纷解决机制进行结构性完善,更是践行‘两山’理论的法治探索与实践,它将成为一个生态司法标杆,推动社会进步、法治进程和生态保护。”龚选民表示,让司法真正成为修复生态、保护环境的最后防线,天更蓝、山更绿、水更清、环境更优美,才能使绿水青山真正变成金山银山。